LIMPID GIRL
關於部落格
清澈的眼眸中深不見底。 女性向為主,不適者或不了解的人請速速離去。
  • 11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神偷萊佛士A.J Raffles】為我著迷(Fascinated for me)

正文:
 
我輕聲嘆息,闔上眼,鏘噹的一聲重重的跌到床上。
「你累了,萊佛士。」
一個輕柔的聲音從耳邊響起,他用著舌尖輕輕勾起了我的名字,很不經意的談吐出來,我偷偷的張開其中的一隻眼,他從床的側邊走了進來。
 
然而一切總是那麼不經意,他金色的長髮以一種十分隨和的方式盤在頭上,露出的些微髮絲就這樣垂到了他的肩膀上,連綿至露出的背部,凹凸分明的骨線和古銅色的肌膚,配上金黃色的髮絲竟是如此的搭調,他轉過身來,蕾絲襯邊的裙擺有了小弧度的擺動,伸出了他那被黑色的絲綢所遮蔽的細長手指,輕撥有些過長的劉海,他那如玫瑰般深紅色的雙唇微微的抿了起來。
身子微微的傾斜向前,劉海些微的擺動,擋住了咖啡色的眼眸,細長的睫毛也隨之顫動,他看著我,像隻小貓咪,微笑著,笑容中藏有輕挑和曖昧。
「在想什麼?」輕柔的語道,他坐了下來,就坐在我的旁邊,我趕緊闔上了眼,不過這似乎騙不了他,感覺到他微微挪了身子,細長的髮絲垂到了我的身上,搔的胸口癢癢的,臉上微微的感到指尖輕輕畫過臉龐,延至耳邊,他撥去了我的劉海,我聽到他在低語:「萊佛士你根本沒有睡著….
話到此,我想我真的沒辦法在裝下去了,突然的張口雙眼,迅速以不及掩耳的方式握住了他停留在我臉頰旁的修長手指,他的瞳孔中閃過一絲的驚訝,然後隨即的消逝。
「親愛的小兔寶,你知道我沒有睡著,那你的這些舉動是想要什麼?」我挑眉,語氣依舊高傲和帶些戲孽,但是我並不打算讓他抽回手,我緊抓著他的手不放開。
這非常的奇異,我親愛的小兔寶居然沒有了他平常那不知所措的樣子,他微微的搖了搖頭,我聽到了他輕笑了一聲,嘴角微微的往上揚,不自覺的和那深咖啡色的雙瞳形成了最美好的托襯。
他對我眨了眨眼,口氣中帶了點淘氣:「我沒有想要什麼,親愛的萊佛士──」他微微低頭,髮絲垂到了我的臉龐,他對我輕輕呼了口氣,溫熱的氣息怎個落在我的臉龐上,他依舊帶了點調皮,和那些微的曖昧,在我耳邊輕呼道:「這只是一個遊戲。」隨後抬起了頭,帶著不真誠和輕挑的眼神,直直勾住了我,像個蓄勢待發的小貓。
但我絕不會就這樣讓出了主導權,我把他的手慢慢的往左移,把他的手輕放在我的嘴唇之上,非常輕易的且刻意的,蜻蜓點水般的吻上了他的手掌,感受著來自另一個人不同體溫的觸感。
然而他並沒有出聲,似乎在等待著我還會有什麼反應,雙眼仍帶著那令人摸不透的玩味,我打算好好的調促他,刻意擺出漫不經心的樣子,問道:「什麼時候換你跟我捉弄我?喔!小兔寶──還是說『親愛的女士』?」我刻意的將後面的字詞加深了語氣,我倒要看看這隻性格倔強的小兔寶能有怎樣激烈的反應反駁我──這樣也可算是我扳回一程。
「親愛的萊佛士──這些可都是跟你學的。」依舊輕笑著,出乎我預料之中的反應,他移動了自己的身體,整個身子更是過分的靠近了我,另一隻手扶向床的另一端,絲綢掃過我的臉龐,這之中似乎還看見了他那微妙的表情──不但帶了玩味和曖昧、還添增了迷離和癡狂。
 
現在這傢伙可真是完全的貼近我的臉了,直挺的鼻尖觸碰到了我的鼻子,我甚至可以感覺到他的呼吸,耳邊傳來全是他吐氣的喘息聲,甚至連、連深呼一口氣裡全都是他的香味,還能從他的雙瞳裡看見我的臉龐倒印在這之中,我祈求時間在這一刻停止。
整個歡愉、曖昧、恐懼及癡迷的神情全寫在了他的臉上,然而他靜靜的注視著我,就像是在注視著某種藝術品,雙唇和睫毛微微的顫抖著,我不能言語,看著他那清澈的雙瞳和玫瑰般深紅的嘴唇我所有的話語都被吞回了喉嚨中。
 
整個歡愉、曖昧、恐懼及癡迷,這全都是為了我──
 
「小兔寶….」我耳語般的呼喚道,他沒有開口回答我,而是以炙熱的眼神看著我,好似要灼傷我全身上下的每個部分,嘴唇不經意的輕輕上揚,搭上金色的髮絲,形成了一種柔和、魅惑人心的藝術畫。
他用著手指輕輕撫過我,動作就像害怕玩具毀壞的孩童一般輕柔,我們的距離依舊是那麼近,他輕聲低語,聲音比之前更是輕的飄渺虛:「我想該給你答案」說著,手指頭輕碰我的嘴唇,我還感覺到他的雙腳完全地--跨在了床上,形成了一種坐騎的姿勢,裙襬有了大幅度的擺動著,我用餘光看道了他的雙腿完全的暴露在外,差那麼一點就會春光乍現。
喔!真該死的誘人!
我今天的氣勢完全是被他給奪去了,我的臉上出現了一種--難以解釋的複雜表情,然而這個小惡魔似乎很滿意我這樣的反應,嘴角的笑容興起了微微的變化,壞壞的笑著:「給你一點提示,」話還未完,手指游移到了胸膛,感受他的指尖畫著一圈又一圈,還有夾雜著些微興奮的喘息聲,他淘氣的對我眨了眨眼:「就像歌劇所說的那樣"讓我心哼著這歌讓它永遠的歌唱,你是我唯一的渴望,也是我唯一的夢"。(注1)」
不聽話的孩子(沒錯!就是小兔寶!)持續的用著指間勾著我的心,雙腿改變了他的角度,我可以說他簡直快躺到我身上了!我牙癢癢的咬牙切齒,心中暗自咒罵英國人悶騷不直接的傳統,或抑是小兔寶這樣刻意的挑逗,一古腦怒衝上頭,我低吼了一聲,冷不防的翻了身,將兩人的位置對調,我有些高興終於找回了平常的某些氣勢,雖然只有一點點。
 
我知道你想要什麼。」我貼近他的臉龐,瘋狂的吻上他,我的雙手深深的印上了他的後腦勺,全然不在意的弄亂了他的頭髮,舌尖與舌尖纏綿交織,大腿和大腿之間的摩擦,灼熱的要燒開兩人之間的布料,歡愉著、炙熱著、癡迷著--兩人複雜且狂亂的心和身體,一點一滴慢慢的融化在一起。
 
過了好一陣子,我才願意鬆手法開他,不得不離開他那甜美的雙唇,我和他都微微的喘息著,他原本梳整過的頭髮就這樣輕易的被我打亂,古銅色的肌膚夾雜著流動的汗水,在嘴唇上的深紅色被我侵蝕了一大半,但他的臉上沒有半點驚訝,而是更加狂熱、更加曖昧的笑容,我不禁的輕聲問道:「我的答案不對?」
「不是不對--」他依舊輕笑,手臂環繞住我,在耳邊輕聲回答我--
 
「我要你為我著迷。」
 
 
END
 
1:出自"Fly me to the moon"的歌詞,相信不純潔的讀者們會知道小兔寶為什麼會引用這一句。
 
 
後記:
 
整篇文章打完了之後發現後面越打越搞笑,而且有趕稿之嫌(刪除線),形容詞過多,小兔寶嚴重形像不對(人物扭曲啊太太),字數有點不夠--唉唉反正這是糧食文,抱歉很傷眼的提供大家看(好像沒達到PG-13的隨準=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