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PID GIRL
關於部落格
清澈的眼眸中深不見底。 女性向為主,不適者或不了解的人請速速離去。
  • 11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雪 《全》 

雪(全)(弦間X疾風)

 

 

 

 

你問我,為什麼要像老媽一樣,我不是小孩了耶!

 

 

我回答,傻瓜!因為我是愛你的。

 

 

 

 

 

冬天的早晨,雪比預計的來的早。

 

 

白色的雪飄啊飄,一點一點落在衣服在,輕輕的張開手,想握住雪,可是雪握起來的感覺卻跟小的時候想像的不一樣。

 

 

雪在手中,是那樣的冰冷和堅硬,隨之又溶化成雪,果然不是清飄飄和軟綿綿的感覺。想到這裡,弦間忍不住打噴嚏,啊,天氣變冷啦。

 

 

口中這樣說著。

 

 

奔跑著,口中吐出的氣都漸漸現形,白色的,跟雪一樣啊。突然,不知不覺地,想起黑髮的男子,帶著黑黑的眼圈,纖細卻又結實的身材,雖然是個特上,但卻是個愛咳嗽的病秧子。

 

 

啊,跟雪一樣啊。

 

 

輕輕的,才一踏進門,就發現房裡亂七八糟的,像是被搶劫後的慘景,嘖!那個笨蛋!弦間邊罵邊幫忙收拾房裡的東西。

 

 

沒錯!一直都是這樣,雖然口中這樣說著,可是已都不在意。

 

 

這就是,相處的方式吧?

 

 

還是,含隱著另一種意思?

 

 

弦間輕輕的撬開房門,小心翼翼的往裡面觀看,爾後也只是笑了笑,唉!每次都是這樣。

 

 

一樣的模式。

 

 

房裡的窗戶並沒有關起來,外面的雪不斷的飄進來,還有些寒冷,躺在床上的黑髮男子,頭髮凌亂的攤在白色的枕頭上,還能聽到微弱的呼聲,纖細的身體壓在棉被上,身上的忍衣並沒有換下來,應該是昨晚出任務太累了,而沒來得及換吧?弦間想。

 

 

「真是的...」小聲的呢喃著,手抽起棉被蓋在男子身上,把窗戶關上,連忙走出,到廚房收拾了一下,還少不了抱怨疾風沒在整理。

 

 

一樣的簡單。

 

 

其實弦間這個傢伙雖然是個單身漢,又是個男人,可是整理廚房和料理,卻是他拿手的得意項目。當廚房整理完時,弦間雖然吐了吐氣,臉上也揚起了得意的笑容,站在廚房獨自沾沾自喜,用手擦拭汗,說:「終於整理完了!好了!要開始下廚了!」,語畢,又連忙動刀切菜,就這樣,靠著弦間得意的手藝,桌上一餐又一餐的食物就呈現了。

 

 

「啊,你回來啦。」站在房門前的黑髮男子睡眼惺忪的揉揉眼睛,頭痛的捏捏了額頭,走路歪歪扭扭的,站到桌子旁邊,正當要拉起椅子時,弦間冷冷道:「請把鞋子拖掉,疾風。」此話一出,疾風才發覺自己忘了拖鞋子,無辜又無奈的,耳邊烏黑的鬢髮跟著頭的角度落在衣服上,帶著黑眼圈的眼睛無辜的眨啊眨,回答了一聲:「喔...」邊說著邊放鞋子。

 

 

弦間搖了搖頭,受不了眼前這個看似神經大條心思卻細膩的很的傢伙。

 

 

這就是,相處的方式吧?

 

 

還是,含隱著另一種意思?

 

 

又繼續搖搖頭。

 

 

「弦間?」疾風擔心的,用眼神詢問弦間,弦間這時才發覺自己失神,搖搖頭,又笑了笑,說:「唉~沒是沒事,吃你的早餐就好~~」說完,疾風才低頭,繼續吃著不算好吃但也不難吃的早餐,不過有時還會誇誇弦間的手藝。

 

 

當然弦間也只是很得意的回答:「當然啊!」

 

 

一樣的平凡。

 

 

窗外的雪,飄啊飄,越積越多,可是還是那樣輕輕的、柔柔的。

 

 

一點也不會想到雪其實也只是結成冰的碎冰而已。

 

 

「下雪啦.....」疾風靠近窗戶,目不轉睛的看著雪。

 

 

「是啊...」

 

 

「哎!今天我沒任務可以出去嗎?」疾風回過頭,烏黑的雙瞳看著弦間,簡直像是在無辜的小貓請求似的。

 

 

「咦?可是....」看到弦間在猶豫,疾風更是積極的請求「拜託!」

 

 

看到疾風請求的樣子,弦間也無法繼續推託,不太好意思的說:「好啦!可是不能太久...」還沒說完,就拉著弦間的手,推開門,往外跑。

 

 

「是雪呢!」

 

 

看著疾風高興的表情,他想──

 

 

雪溶化了之後還是能成為水,不斷的循環下去。

 

 

 

 

這就是,相處的方式吧?

 

 

還是,含隱著另一種意思?

 

 

唉!不管了!你看,在下雪呢!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