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PID GIRL
關於部落格
清澈的眼眸中深不見底。 女性向為主,不適者或不了解的人請速速離去。
  • 11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月見草 (全) [異配對-伊櫻] 


靜靜的,等待子時之夜的到來。

                                    

靜靜的,步伐在暴風雪裡的女孩。

 

佇立著,櫻花樹靜靜的等待。

 

緋髮女孩,在櫻花樹下待宵。

 

緋髮女孩,離開月亮的男人,

 

因為她無法拆下月亮的獠牙。

 

月見草也靜靜的佇立在櫻花樹旁。

 

月見草,等待子時之夜開花。

 

月見草,等待日出之時凋謝。

 

女孩靜靜的捧著月見草,

 

悄悄的對它訴苦著。

 

哭著敘述著無法得到月亮的男人。

 

哭著敘述著無法拆下月亮的獠牙。

 

月見草都是靜靜的聽著。

 

月見草一直很喜歡女孩。

 

很喜歡很喜歡。

 

可惜它認為自己無法成為女孩的幸福,

 

無法成為。

 

因為女孩還是愛著月亮的男人。

 

一直都是。

 

那就默默的愛著吧!

 

默默的愛....

 

 

 

 

──────────────────────────────────

 

6:58分,木葉開始下雪。

 

緋紅色頭髮的女孩,伸出手來,輕輕捧著雪花。

 

「下雪了...」女孩輕聲的呢喃著。

 

女孩看看月圓的天空想著,

 

想著現在人事已非,一切一切不斷在變化著。

 

「去找他好了...」

 

 

 

 

 

月光下,女孩輕輕的奔跑著,緋紅色的頭髮也隨之舞動著。

 

女孩輕輕敲開窗戶,想給他一個驚喜。

 

「伊魯卡老師!」

 

黑髮的青年聽見有人的呼喚,轉過來。

 

黑髮青年錯愕的看著女孩。

 

女孩全身穿著白色的傳統和服,與雪花相襯,緋紅色的頭髮,隨風飄舞,就好像那飄舞的緋色蝴蝶,在月光下,顯的更美。

 

濕潤的緋紅色頭髮,瑩光綠的眼眸,白色的和服。

 

「好久不見,伊魯卡老師。」女孩拉起斗笠帽,勾起淺淺的微笑。

 

伊魯卡有些錯愕,他懷疑自己看到的是真實?還是虛假?

 

眼前的女孩,已不再是當年愛哭的女孩了。

 

「來!小櫻!出任務這麼久了,辛苦吧?」伊魯卡倒了一杯熱茶給小櫻,還不忘對小櫻溫柔的微笑。

 

自己就是想看看這樣有如太陽般的笑柔吧?她想。

 

想起之前,伊魯卡都會像這樣安慰自己。

 

不知從何開始,自己似乎把他的微笑當作療傷。

 

所以,還想看看。

 

「趁熱喝啊!小櫻。」伊魯卡催促著小櫻。

 

小櫻點了點頭,但,口中喃喃唸道:「月亮...」

 

月亮。

 

被染成紅色的月亮。

 

紅色的,

 

那黑髮男子害怕的紅色。

 

螢光綠的雙瞳黯淡了下來。

 

握著杯子,身體顫抖著,臉上溫熱的淚水不知覺得落了下來。

 

「我在哭什麼啊...」小櫻擦拭著眼淚。

 

伊魯卡笑了笑搖頭,伸出雙臂,把小櫻擁進自己的胸膛。

 

「想哭就哭出來吧!我知道你是來找我訴苦的。」

 

小櫻趴在伊魯卡胸膛裡大聲的哭泣著,哭到無聲為止。

 

敘說著她與佐助的相遇,與佐助辦任務的時光,再敘述著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愛人的離去。

 

「老師,我跟你說喔...」

 

都只是靜靜的聽著。

 

雖然理解櫻無法放掉他,

 

那黑髮的男子。

 

人都不是這樣的嗎?

 

無法放掉自己所追求的東西,無法放掉自己所愛的東西,就算不是屬於自己的。

 

那就放掉吧!

 

「放掉吧!小櫻,你要想好。」

 

黑髮飄舞著,溫柔的燦笑著。

 

櫻抬頭對伊魯卡愣了愣,站起來,拭乾眼淚。

 

「那可以的話,我會轉向月見草,或著是日之花。」

 

櫻對著伊魯卡笑了笑,眨了眨清澈的雙眼。

 

伊魯卡聽了聽,遙了搖頭,說道:「算了吧!不過你願意的話隨時歡迎。」

 

櫻聽了,勾起了一抹令人費思的微笑。

 

「那你要等我。」語畢,轉身。

 

櫻色的頭髮,隨著轉身的弧度飄動,衣服也跟著舞動,霎時,時間似乎停格了一下。

 

「那我有事要先走囉!」說著,開啟大門,外面的雪花跟著飄了進來。

 

雪花飄啊飄的,風也輕輕吹過櫻的臉龐,月光也淡淡的打在她的身上。

 

看著她隨風飄舞的頭髮,聽著微風沙沙的聲音。

 

女孩漸漸的遠離,直到看不清背影...

 

 

 

「我等你...」溫柔的笑著,輕輕扣上大門。

 

那就放掉吧!我不會後悔。

 

 

 

 

月見草啊月見草,

 

靜靜的聽著,

 

默默的望著,

 

那櫻花樹下的女孩。

 

默默的望著她的一切,

 

默默的聽著她的敘說。

 

月見草啊月見草,

 

選擇靜靜的等待女孩,

 

選擇默默的守護女孩。

 

月見草啊月見草,

 

你為何要守著一顆櫻花樹,

 

默默的等待,

 

默默的愛呢?

 

 

 

 

 

火之國民謠-月見草

 

 

 

《The End》

 

 

 

─────────────────────────────────

 

廢話區:

 

說真的,我是第一次打這個配對呢!(汗)

 

這一篇的主旨就是『美』!!!!(爆)

 

我已經盡量寫的優美了

 

不好請見諒。

 

我想,會有人看嗎?

 

因為這是幾少人願意接受的。

 

我打文的動機嘛...

 

首先是看到侑大寫的異配對,

 

就想到我之前看到風翊樣寫的伊櫻文。

 

分別是《櫻花樹》、《無間道100題指定-纯牛奶》

 

因為意外的,我覺得她寫的很不錯,

 

所以我也想試試。

 

至於標題,也是出自於風翊樣的《宵代草》,

 

宵代草也就是月見草,

 

也是風翊樣把月見草形容伊魯卡。(笑)

 

連我也覺得像。

 

月見草的花語就是『默默的愛』呢!

 

風翊樣還說啊!

 

跟伊魯卡的個性一樣可愛!~~ˇ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