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MPID GIRL
關於部落格
清澈的眼眸中深不見底。 女性向為主,不適者或不了解的人請速速離去。
  • 11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鎮定劑(全)

鎮定劑(全)

 

 

 

 

「所以說,就這麼決定了!」男人一喊出,所有的人都各自回去了。

 

 

其中一個金色短髮、湛藍色眼眸的女人,精神疲憊的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可見剛才的會議她一定沒有專心聽。

 

 

她想也沒想的,馬上衝出了會議室,好像是要趕緊逃離似的。

 

 

 

 

衝出了會議室,金髮女子以輕鬆又懶傭的姿勢走在街上,街上的人看見她,立刻打個昭呼。

 

 

「水月啊!會議結束啦?」一個蹲在地上澆花的老伯,抬頭起來,問著水月。

 

 

「嗯!結束啦!」水月邊回答邊捏捏自己的脖子,懶傭的回答。

 

 

「對了,你不都跟麻葉那死小子混在一起,今天怎麼見不著他呢?」老伯以風趣問著水月,想打聽名叫麻葉的人影。

 

 

「他喔!被叫去幫忙啦!反正麻葉那傢伙幫忙完可能也去看看醫院的護士。」水月說著,可是卻把『護士』二字的音刻意加重。

 

 

老伯聽了,起先大笑,後者,用著奇怪的眼神看著水月。

 

 

「幹麻?」水月反用疑惑的眼神看著老伯。

 

 

老伯瞪大了眼睛,似乎為水月不知他的意思而感到驚訝,說道:「難道麻葉那死小子去看護士你都不阻止、不生氣?」

 

 

「啊!?=口= 那、那種事情又不是第一次,而且我幹麻阻止?甘我啥事?」水月有些慌亂擾弄著頭髮,急忙解釋。

 

 

老伯卻還是大笑著,拍了拍水月的肩膀,又語:「像你這種奇怪的女孩子,才制止的住麻葉那種好色又愛玩電動的死小子,你啊!大概也只有麻葉那小子忍受的了!」

 

 

「哈哈!當然,奇怪加上奇怪,剛剛好!哈哈!」水月不以為然的回答。

 

 

「剛剛好!哈哈!你還是趕快用結婚戒指綁住他,免的麻葉跟別人跑了,到時候你可真的成為古董任人觀賞!」老伯故意又以曖昧的眼神看著水月。

 

 

「古董!?=口= 埃呀!好啦!不過還要我護著他,真是...」水月轉身,招了招手,急忙的奔向家裡。

 

 

 

 

 

水月回到了房間裡,馬上就趴在床上,應該是很累吧。

 

 

「累死人了!」水月趴在床上,神情疲憊的她,又想到腦裡那些瑣碎的回憶。

 

 

>哪!失敗品!

 

 

「煩死了...」水月不太舒服的翻了身子,喃喃自語。

 

 

>看來還是不行...帶走!我不需要失敗品!

 

 

「嗯...」水月搖了搖頭,似乎想忘掉腦海中的記憶。

 

 

>為什麼?不要帶走我!!!你們不能這樣就丟棄我!!!!!!

 

 

>不需要你!!!失敗品!!!!

 

 

>失敗品───

 

 

「吵死了!!!!到底煩不煩啊!!!!」水月起身,焦躁不安的把相框丟到地上。

 

 

水月喘著氣,良久,恢復了心情,眼神疲累的躺在床上。

 

 

「我...又來了...」用手擋住眼睛,因為不想看見。

 

 

又來啦....

 

 

我的身體又開始焦躁不安....

 

 

這就是失敗品的缺陷吧?

 

 

真是討厭,好想忘掉...

 

 

可是這就像是永恆裝定器,永遠也忘不掉...

 

 

「算了....」水月翻了身,不太舒服的動了動。

 

 

嗯!奇怪!?

 

 

這是誰的手啊?好溫暖啊....

 

 

讓我焦躁不安的心情,隨之平撫下來了....

 

 

好想抓住他,就這樣不放開。

 

 

好熟悉的感覺喔...是誰呢?

 

 

讓我想想....金色頭髮的...嘻皮笑臉的....

 

 

是.....

 

 

「喂!死色女!你要抓我的手抓到什麼時候啊?=  =」金髮的男子咪著眼睛,不耐煩的說著。

 

 

是麻葉啊!

 

 

阪口麻葉。

 

 

水月抬起頭來,伸出手捏了捏麻葉的臉,手扔然沒鬆開。

 

 

「怎麼?不去陪陪醫院裡的護士小姐啊?」水閱懶傭道。

 

 

麻葉聽了,不太高興的說道:「我是來找你的咧!你再說下去小心我真的去找護士。」

 

 

「你也拜託!你去找護士又不止這麼一次...而且整個醫院的護士都知道你這個無能的電動男!」水月不太高興的說著,聲音壓住了怒氣。

 

 

「哼哼!那是因為我帥啊!!~ˇˇ」麻葉立刻擺出自己認為無人能比、帥氣英俊的姿勢。

 

 

「好好好!你最帥!帥到護士都說最近出現了一個討厭的金髮男子!」水月帶著不耐煩的口氣說著。

 

 

「你!唉!算了!怎麼?又發作啦?」麻葉用手輕輕碰著水月的額頭。

 

 

「嗯....」水月翻過身來,輕輕抱著麻葉的手。

 

 

「真是的...這樣好一點了吧?」麻葉無奈的看著自己的手任由水月玩弄。

 

 

「真是神奇....」水月抱著麻葉的手,神情安定的說著。

 

 

真是神奇....

 

 

這溫暖的手,撫平了我焦躁不安的心情。

 

 

鎮定了我恐懼的神情。

 

 

就像是鎮定劑一樣....

 

 

這神奇的鎮定劑,

 

 

制止了永恆的裝置,讓我不會害怕想起。

 

 

我想,倚賴這個鎮定劑一輩子。

 

 

 

 

「我們結婚吧!」

 

 

 

 

麻葉一聽,起先是驚訝,後者,不好意思的轉過頭。

 

 

>我們結婚吧!

 

 

「幹、幹麻突然講這個啊?」麻葉慌亂的不像平常的他。

 

 

水月見狀,不免起了玩心,說道:「喔!?這樣就臉紅囉!我們家的麻葉真是純~情~啊~ˇˇ」

 

 

還故意拉了長音。

 

 

>你是我的鎮定劑,

 

 

「什、什麼純情啊!每個聽了都會是這個反應...」麻葉被水月這樣一逗弄,整個臉都紅了起來。

 

 

>鎮定我心情的,

 

 

「好了啦!我不逗你了,快說!我要你的回覆。」水月挑了挑眉,意識要麻葉說出回覆。

 

 

>止住永恆裝置的,

 

 

「可、可是求婚這種事應該是男人在做的的嘛....」麻葉邊搔頭邊說。

 

 

>讓我不再畏懼和不安,

 

 

「所以呢?」

 

 

>所以就讓我倚賴你一輩子吧!

 

 

「我們結婚吧!」

 

 

 

 

 

《 THE END 》

 

 

* * * * * * * * * * * * * * * * *

 

 

廢話區:

 

 

這是送給霜的生日賀文喔!︿︿

 

 

不過講實在一點,其實是友人叫我寫給她的...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