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清澈的眼眸中深不見底。 女性向為主,不適者或不了解的人請速速離去。
  • 11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或許。(Perhaps.)


 
 
 
 
那是一個沉靜的夜晚。
 


 
 
月光微弱的灑滿了整個道路,一點一點的附著、也連綿到了牆上來了,我開了窗戶,月光就這樣也落下了房裡、完全毫無預警,就像那個人一樣,無聲無息就竄了進來────
 

 
 
是的,那個人正是萊佛士。
 
 
 
 
他一臉笑意、無聲無息地從窗戶爬了進來。萊佛士衝著我笑了笑,比了手勢示意要我安靜,我愣了半刻,卻也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萊佛士大半夜地、從窗戶進房,大概又去幹了什麼大生意,如果以往,我肯定會問萊佛士去做了些什麼?經歷了什麼?得到了什麼?但今晚他回來的時間比預想的更晚,全身狼狽的樣子,還是決定先不多問什麼,讓萊佛士洗完澡再說。
 

 
「去洗個澡吧,我親愛的萊佛士。」我故意說著,然後對著萊佛士眨眨眼。
 
 

萊佛士當然不以為意。只是走到了我的身旁、弄亂了我的頭髮,就像以前大學時代那樣,他以學長的身分對著身為學弟的我,一點小小的捉弄,不過我並不討厭他這樣的小玩笑,反而還會為此而開心。
 

 
就這樣,萊佛士依然沒說什麼,自逕走去浴室裡。
 
 
 
 
 
*  *  *  *  *  *  *  *  *  *  *  *  *  *  *  *  *
 
 
 
 
 
他洗完澡後、便隨意地穿了件浴袍,鬆垮垮地橫躺在沙發上,他閉著眼睛、發懶的樣子不禁讓人聯想到一隻優雅的黑貓,眷戀著沙發的溫暖…….他的指尖滑過了自己的嘴唇,然後遞了根蘇利文,慢不經心地放上了雙唇,用舌尖勾了勾……….每一個動作看起來都是如此的性感。
 


 
萊佛士一直是個引人注目的對象。身邊的人總無可避免地被他吸引,有的實後這樣看著他,總會想起以前那些大學的時光,他帥氣地打著板球,受到無數年輕女孩的愛慕、學弟還有其他學長們也對他信心有佳,社交圈多麼豐富的一個人,身邊完全不乏有任何人的陪伴…..這樣的萊佛士,我從來沒有想像過,自己居然也能擁有他的秘密、他的私生活、他的另一面、他的一切一切…...
 


 
明明在那個時候的自己,也就像是那些一旁仰慕著這個迷人的傢伙、不斷地期盼著可以和這樣的人搭上一句話也好,我簡直和那些女孩們一樣無藥可救的崇拜著這個男人,就算是放在心底的那個她,明明既美好又美麗、溫柔閃耀著讓我也無法碰觸,全然就只有深切憂傷的美好過去…..卻不像萊佛士這般、讓我既喜愛著又痛苦著,既可惡又無法深深的痛恨,永遠…….我永遠都是個在他深後追趕著他的小兔寶。
 


 
 
然後,卻在我心思百般迴轉時,萊佛士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睜開了雙眼……….話語一出,不知道是醉還是醒著。
 

 
 
…..小兔寶,如果我說……我們……..或許…..或許可以………
 

 
萊佛士彷彿無意識的呢喃著,我完全無法切確知道他想表達什麼,只能停下手邊的事情、愣愣地看著他,但萊佛士並沒有要繼續說下去的意思,依然抽著蘇利文、吞雲吐霧緩緩飄散著,他微微瞇起了那雙湛藍色的雙眼,明明像是問我問題,目光卻是飄向了遠方。
 
 

…….什麼?
 
 
 

……….…..也沒有什麼或許,這個世上不存在「或許」這樣的東西。」
 
 

 
 
 
 
那個時候的我,一直不能明白萊佛士到底想說什麼?到底想表達什麼?到了隔天,卻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又依然是那個玩世不恭、風流倜儻的萊佛士了。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晚,他那雙像是深海般深沉的湛藍雙眼、清澈的瞳孔裡流轉著外面的塵星和月光,美麗的讓人哀傷,美麗的讓我心痛,但又無從說起原因。
 
 

 
 
我反覆地會想起萊佛士的那些話語。或許,是啊,這個世界不存在著什麼假設,它可能是真也可能是空,在一開始就不存在的東西,無法奢望的深切渴求,我和他在心裡都可能有的小小願望,卻是永遠一樣無法說出口。
 
 
 
 
 

 
他的「或許」,他的「可能」,他的「假設」............在萊佛士死於1900年的波爾戰爭後,我永遠、永遠無法聽到他的答案了。
 

 
 
 
 
但不需要言明,拿到這封通知信的最後一刻,我已全然明瞭。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